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01|回复: 1

师生三十年重逢记

[复制链接]

959

主题

959

帖子

306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69
发表于 2021-9-19 23: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师生三十年重逢记
师生三十年重逢记
  一
  五月中旬某天的临近中午,正与同事宝林在城西工业开发区走访企业,孔子读书阁母亲打来电话告知,从青藏高原教育界退休后定居上海,已八旬高龄的陆老师夫妇来诸暨专程看望我年迈的母亲,树海读书阁,将于午间十二时左右高铁抵达诸暨站,让我去接站。闻听母亲之命接老师,我欣喜不已,随即直奔近在咫尺的高铁站,此时离列车进站尚有半小时有余。
  我自八二年底调离青海后,天各一方,已有三十多年与陆老师夫妇未曾谋面过。我虽然不是陆老师直接带课的学生,但接受过老师1978年高考前夕的语文、历史辅导教授;古人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对老师始终怀有想念之心,感激之情;时至今日我对写作和历史的偏爱,正是老师教授所至,获益匪浅,终身享用。
  列车进站了,旅客熙熙攘攘走向出口处。我一边朝着出站而来的旅客观望,一边思衬着毕竟三十余年没有见过老师夫妇,不知能否从人群中认出老师夫妇。旅客们一一从我身边而过,突然我双眼一亮,相隔十余米之外自动出口检票处的耄耋老者,身影是那么的熟悉,虽然这时他正背对着我与后面的老人说着什么,我还是能够判断出一定是老师。我快步朝前走去,老师转过身了,一瞬间我认出了正是分别三十余年的陆老师。看到走向老师的我,老师可能也已认出了我,挥手向我致意。望着熟悉而慈祥的老师脸庞,尽管无情的岁月在老师脸上留下了深深痕迹,铭华读书阁,但老师依然是那么温文尔雅,华闻读书阁,紧紧握住老师的双手,我一时不知说什么,这时身旁的陆师母激动地说:“建青,三十多年了呀!”是啊,整整三十多年了,弹指挥间的三十多年,天翻地覆的三十多年。人生,是何其的漫长;人生,又是何其的短暂;岁月,是何其的缓慢;岁月,又是何其的快驰。从中年走向老年,从青年走向中年;二代人跨越二个世纪,再次双手紧握。
  二
  陆老师是父亲生前好友,也是我在1978年参加高考前的语文、历史课校外辅导老师。五十年代毕业于扬州师范大学,可能是家庭出身关系,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青海省东部地区一个回族自治县——化隆回族自治县教育系统工作,从青年到中年,在极其艰苦恶劣环境的高原乡村多所学校任教,终其一生大部分岁月献给了青海高原,献给了老少边区,献给了贫困乡村,为少数民族地区教育事业呕心沥血,直至退休回原籍上海定居,安享晚年生活
  父亲与老师都是从江南水乡到青藏高原,较长时间同在青海省化隆县工作。可能是相同的家庭出身经历,树海读书阁,同病相怜;也可能是相同的吴侬软语,乡音可亲;更可能是相同的志趣爱好,心心相通。尽管职业不同,但建立起了一辈子深厚而牢固的友谊,金霏读书阁
  老师在“文革”中有较长一段时间被迫离开教师队伍,爱看读书阁,到只有数十人县属地方国营小酒厂从事财务工作。“文革”后归队重执教鞭(我参加高考时的1978年陆老师尚未回归教师队伍,也是在这个时候的不久才回教育界),出任县级民族师范学校领导和海东地区党校工作。陆师母原先在上海工作,精彩读书阁,夫妻两地分居,为了老师,师母无私地牺牲自己,放弃优越生活环境和条件的大上海,调到老师身边的穷乡僻壤青海高原,树海读书阁。老师夫妇育有一子一女。我记忆中其女儿大部分时间寄养在老家上海,没有见过面,所以也没有印象,老师后来告诉我,孔子读书阁,女儿在沪某大学附属医院工作,担任医院中层领导;其儿子比我小几岁,尚有少许印象,但也非常模糊。父亲在世时告诉我,金霏读书阁,老师的儿子复旦大学哲学专业毕业后留学美国,归国后一直在复旦大学从事教学工作,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教授。老师不但培养了大量学生,厚德载物,桃李氛芳,更是育哺了学有成就的一双儿女。我想这应该是老师一生的成功幸福所在,树海读书阁
  三
  尽地主之宜,晚辈之情,学生之心,陪同老师夫妇到菲达小餐厅午餐。与陆老师夫妇就餐中,老师讲述了我离开青海后大量往事。老师回归教师队伍后,我高中的同班同学中有几位是老师师范学校的学生,老师如何教他(她)背唐诗宋词,如何提高写作技巧,特别提到的金新萍同学,既是我高中同班,又是家住同院的同学。
  我比较偏爱历史,就餐中老师为我释惑了一段历史往事。大概在二十几年前一本杂志看一篇胡风案件的回忆文章作者记述了受胡风案件牵涉,遭受迫害,被流放到青海省化隆回族自治县加合公社李家庄小学任教,受尽了磨难、苦难。文章的这个回忆片断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印象,作者流放地加合公社也曾经是我短暂工作过的地方。由于当初匆匆看,事隔又久远,未记住作者的名字,事后这本杂志又找不到。对文章作者,长期以来一直成为我魂牵梦萦的事情。
  我对陆老师提起了这篇文章和作者,陆老师随即肯定地告诉我,作者是任敏,贾植芳的夫人。因同是沦落人,同是来自上海,同是教育系统,陆老师与她关系很熟。老师对我介绍了任敏的一些基本情况,我又上百度查阅资料,不查不了解,一查吓一跳。百度是这样介绍的:贾植芳(1915-2008)著名作家、翻译家、学者,“七月派”重要作家,比较文学学科奠基人之一。1955年5月15日,贾植芳为胡风辩护,随即被宣布拘捕审查,关入上海公安局第三看守所单人监房,其家被抄,两日后其妻任敏被关押到上海南市监狱;同日,胡风夫妇被逮捕并抄家。6月初,贾植芳被开除中国作家协会会籍。同年9月,其妻任敏获释,1959年春被下放到青海化隆回族自治州半牧区当小学教师,12月又被关入当地公安局看守所,到1963年3月出狱,被遣送到青海回族自治州劳改农场农牧机械厂劳动。1966年3月30日,贾植芳被作为“胡风反革命集团骨干分子”以反革命罪被判刑十二年。1978年9月,贾植芳被宣布摘掉“反革命”帽子,回中文系资料室工作,并允许与亲友自由通信;12月,其妻任敏调回上海,1980年8月被青海化隆法院复查后判决“无罪”,同年12月,贾植芳被上海中级人民法院复查后判决“无罪”。
  需要纠正百度里的一个错误之处,青海省化隆回族自治县,是县,不是回族自治州,是国家级贫困县;加合公社在化隆当地来说是农业区,多民族杂居区,有回、汉、藏、土族、撒拉族等民族;李家庄小学与县城巴燕镇约有十公里路程,李家庄小学所在村是汉族。
  四
  老师夫妇回上海已有数日,这几天老师的音容笑貌一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挥之不去。与老师的重逢,同时勾起了我高中时期的回忆。我们这一届前后的高中生是幸运儿,当时的师资力量雄厚,大部分老师五十年代毕业于名牌大学,象教授语文的梁贯中老师,也是我们班的副班主任,出生名门,北京师大毕业,其父为日本早稻田大学医学博士,因家庭出身大学毕业分配到青海,梁老师在我们同学中也深望极高,人人爱戴,正当可大有作为时,不幸罹怀绝症,在1979年末英年早逝;历史、政治、化学老师后来都是调往大学的教授,彭年老师为华东政法大学教授,陈仁福老师为青海大学教授。
  我们上一代的父辈们,是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建设者。在那火红的年代里,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远离家乡,远离亲人,听从党和祖国的召唤,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最落后的地方去,到最恶劣的环境中去。有许多人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又遭受各种不公正待遇和冤曲,尽管后来都得以平反,身心健康已遭受催残,但仍无怨无悔。这一去,不是一年,不是二年,是一辈子,是终身。父辈中有许多人长眠在异乡的土地上,把自己彻底融入客乡;父辈中大多数人不但献了自己的青春,献了自己的终身,更献了自己的子孙,二、三代已成长起来,注定成为高原人。
  父辈们都已进入晚年,垂垂老矣,即将走完或已走完人生路。对父辈们的一生经历和命运,使我突然起了宋•辛弃疾的一首诗,以此诗来纪念父辈们,也以背诵此诗来回报老师,作为与老师再次相逢的纪念,因为老师最高兴的事是教学生们背唐诗宋词。我想若老师知道了,也是非常开心的。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2016年5月30日
相关的主题文章:

  
   走向墓碑的沉重
  
   路过一池心事
  
   漫步雨中
  
   师笔如灯芯
  
   清凉的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10

帖子

25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50
发表于 2022-3-12 23:35: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22-12-6 15:09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