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城 [切换站点]
热门站点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首页  >  网络热点  >  47岁的刘先生有家,但回不了。半年多以前的2020年3月2...
47岁的刘先生有家,但回不了。半年多以前的2020年3月2...
浏览:10617    刷新:2020-11-07 22:49
47岁的刘先生有家,但回不了。半年多以前的2020年3月20日,女婿严某杰将他的房子烧了,在此之前,严某杰持刀将妻子刘小姐杀害,因为他找妻子要钱还赌债,遭到拒绝。



命案发生时,刘小姐仅27岁,新婚刚3个月,是上海一所重点小学的老师。刘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案发至今,女婿严某杰的家人从未向他们道歉。



10月16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对严某杰提起公诉。近日,南都记者从受害人家属刘先生的代理律师樊颙处获悉,该案将于11月19日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我们要求死刑立即执行。”刘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其没有民事赔偿的诉求。



杀妻



3月20日8时许,上海浦东新区泥城镇一处民居内浓烟滚滚。



这里正是刘先生的家。闻讯赶来的刘先生不顾他人阻拦,数次想冲进火场,他27岁的独生女儿还在里面。



刘先生的妻子瞿女士后来向媒体回忆,女儿被烧得惨不忍睹。“下半身基本没有了,尸体被找到时,身上还插着一把水果刀。”



凶手在当天归案,是他们的女婿严某杰。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出具的起诉书显示,被告人严某杰,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3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4月3日,经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




经审理查明,3月20日8时许,被告人严某杰驾车至其岳父住处,在二楼卧室内向其妻被害人刘某索要钱款用于归还赌债,遭刘某拒绝后,严某杰至厨房拿水果刀后返回二楼卧室,采用持刀威胁等方法再次向刘某索要钱款,被拒后持刀连续戳刺刘某致其死亡。



为毁尸灭迹,严某杰在该卧室内用打火机点燃书本等物引燃屋内物品后逃离现场,致该房屋二楼室内物品及楼房结构严重损毁。经鉴定,死者刘某系生前被他人用锐器戳刺颈部造成左锁骨下动脉破裂致大失血死亡,并且死后焚尸。



10月16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放火罪对严某杰提起公诉。



上海广播电视台此前披露的严某杰审讯录像显示,据其交代,新婚不久的妻子手上有一笔彩礼钱,案发当天,他向妻子开口要25万元,打算用来还赌债。



严某杰回忆,刘小姐得知他在外赌 博后很生气,“怎么样都不给”。



“她说,这个钱拿去还赌债,你爸爸怎么办,你爸看病也要花钱。”严某杰称,当时,他的父亲已被查出患有癌症。



被拒绝后,严某杰下楼拿早饭,还捎了一把水果刀。



“想去吓吓她。”身陷囹圄之后,严某杰这样供述他的行凶理由:“脑子一热,根本没想那么多。”



他连捅了三刀,每一刀都在脖子附近。经警方鉴定,严某杰的精神鉴定结果完全正常。



伪装



令刘先生难以释怀的是,女儿几乎没有任何求生机会。他告诉南都记者,如果事发前有任何不对劲的苗头,女儿可以打电话给爸爸妈妈,起码能商量一下。



不过,周围没有任何人看出征兆。



从上海一所知名大学毕业后,刘小姐进入浦东一所重点小学当老师。平时上班、下班两点一线,朋友也大多是老师,周末一起聚聚,生活圈子很小,“是比较单纯的一个小姑娘。”谈起女儿,刘先生语气中带着自豪,他向南都记者介绍,女儿工作很负责,已当上年级组长,班里的学生家长偶尔来得晚,她就把学生带到办公室待两三个小时,等家长来了之后才回家,有时要等到晚上7点。




2018年1月,经人介绍,刘小姐和严某杰相识。2020年1月1日,两人办了婚宴。



“结婚之前,我跟我女儿说了,我帮你考察一下女婿,把关还是要你自己来,因为人看表面是看不出来的。”刘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出事之前,女儿女婿的感情看起来一直不错。



原本,刘小姐夫妇都居住在婚房里。疫情期间,刘小姐为了上网课方便,就回到娘家居住。严某杰也经常过来,他在一家汽车配件公司从事安全气囊方面的工作。



直到案发后,刘先生才知道,女婿严某杰早在2019年8月左右就不上班了。



刘先生并没有发现。他记得案发前,从星期一到五,严某杰每天都早出晚归。“早上7点出去,下午5点回家,如果每天待在家里,我们肯定会问,怎么没去上班?但是他一直是这个时间,直到出事前几天都是。”刘先生回忆,有一次他给严某杰做好了早饭,严某杰一看时间说,7点要到了,来不及了,今天就不吃了,匆匆离家。



“你根本想不到他已经不上班了,他不是一天、两天,几个月都是这样,哪个正常人能做到这样?”刘先生说。



赌 博



不上班,是因为赌 博。



严某杰被逮捕后供述,一开始,他和朋友在网上赌 博输了50多万,家里帮他还了。后来还是觉得缺钱,又重操旧业。严某杰称,自己工资很低,每月仅3000元。



就连这份工资3000元的工作,也是他父母托人找的。严某杰的父母经商,家中富裕。他们的第一个孩子11岁时因病去世,后来因身体原因未再生育,便从安徽领养了一个婴儿,取名严某杰。



“我们对他比对亲生的都好。”严某杰的父亲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了不影响孩子的成长,他并未将身世告诉严某杰。



从小到大,严某杰都在私立学校就读,学费一年要四五万元。大学没考上,家里就花钱把他送到英国。留学时,严某杰依然成绩不佳,“天天被老师说”,没拿到毕业证就回了国。



“他说不想上学,算了,我们就托人找了个工作。”严某杰的父亲曾在受访时称,没过多久村里打电话到家里问,严某杰已经好几个月没缴社保,他们这才知道他没上班,又在赌 博,还借了高利贷。



这是发生在结婚前的事。那次,严某杰在家下跪,写保证书。严某杰的父亲说,如果还不改就告诉女方刘小姐一家,也不用结婚了。



严某杰做出了保证,父母帮他还了钱,加上之前的,已经还了近200万元。之后,严某杰和刘小姐如期结婚,到今年3月,又有一笔25万元的赌债到期了。而这仅是赌债的一小部分,据严某杰事后供述,当时,他已经欠了125万元,其中多数来自高利贷。



3月20日早上,严某杰开着宝马车来到岳父刘先生家。二楼卧室里,妻子刘小姐还没起床。这次开口要钱的对象不再是父母,而是新婚三月的妻子。严某杰知道,刘小姐手上还有一笔彩礼钱。



刘小姐不给,严某杰就拿刀杀了她。之后用打火机把她家烧了。



大火把家里烧得狼藉一片,已不能住人。案发半年多,刘先生一家不得不在外租房。至今,严某杰的父母没找过他们,也没有道歉。



“我们要求判死刑并且立即执行,没有要求民事赔偿。”开庭前夕,刘先生表示,家人只希望严惩凶手。其代理律师樊颙则告诉南都记者,本案中,严某杰的自首行为是否会被认定为立功将是论辩焦点。“他杀人之后是出于什么心态自首的?是畏罪还是悔罪,是迫不得已还是主动,我们将在认真查清之后给大家一个说法。”



被捕后的严某杰对将要遭受的法律制裁并未露出太多情绪。他对审讯人员说,希望快点枪毙自己,“死就死。”





审讯人员问,“你对人生就这么没有期待感吗?”



严某杰迟疑了两秒,反问:“期待什么呢?”